这里是文章模块栏目内容页
别有滋味在心头作文
“十年来,没有人要求一扇冷窗户,”中国的儒家学者说,大概是非常痛苦的。现在情况不同了。不仅不再是“无人问津”,就连“冷窗”也不得不被“热窗”所取代——50或60个人坐在一间热得像蒸笼一样的教室里。当学生们活跃时,他们从讲台上往下看,有几十张脸,几十个微笑,生动,汹涌,全是黄色的皮肤,黑色的眼睛,张开和闭合的嘴角,这使人头晕眼花,眼花缭乱。天色已晚,学生们变得越来越安静,他们低着黑色的头,心跳得又快又猛。有些缓慢而温和。虽然他们很安静,但他们充满了紧张的气氛。这时,如果一个学生抬起头,眼睛盯着窗外,他会表现得非常突然——窗户很宽,蓝色的山峰和金色的云像火一样燃烧着,那种令人瞠目结舌的颜色,同样的火在他心里蠢蠢欲动,她的表情尖锐而痛苦,她的眼睛还噙着泪水?学校里的大多数学生在考试前都有一种情绪这是一种不安和激烈的情绪,饶比考试的过程要痛苦、紧迫和难以忍受得多——因为这一切都是等待晚上的自习有两个黑暗的小时用来考试。时间过得很快,整个过程充满了兴奋。最后,每个人都哭着笑着。大多数人同时进出。她是唯一一个走到一边,隐约听到他们谈话的人。短发男人问马尾辫,“为什么你的脸这么红?”马尾辫开玩笑地道,”...两个小时没说话,憋不住咯”她听着笑着,放慢了脚步,离开了人们走得很快,每个人心中都有希望。如果她一个人站着,这种行为会很突然。她静静地看着自己的手臂——一只苍白的手臂,一阵泛绿,要不是皮肤深蓝深紫色的血液汩汩流淌,她几乎怀疑这是一具尸体的手臂她轻轻地抚摸着她的手臂,来回,来回...她闭上了眼睛——浅水湾的日落又来了,金色的光,蓝色的水,均匀、平滑、有序地渐渐流过生命她想要什么?她从学校回到她在学校外面租的小单间,沿着一座大理石桥走着。雨后,桥上仍然有一点点雨,但是没有水坑。这座桥一路平坦,最多有几面闪亮的镜子。当她走路时,她的眼睛没有焦点,她旁边的人忽略了它,在她的脑海里想着她自己。然后一只脚踩在一面大镜子上,她突然醒来,再次低下头。看到这一幕,她停下来,她的脚仍然站在水中,她一直认为她的作文,今晚相当黑暗,是相当明亮的水。这个海滩看起来像一个无形的边界。周围的人都围着她转,但她与人群分开了。她想,这就是她的世界,水面如冰面,北风中有一点白雪,还有两首凄凉的歌,她可以直接上山去找那个白发女孩。嘿嘿,她下意识地抬起头来,姜黄把月亮裹在云层里,只有一小半边脸,虽然表面是那么平静,剩下的甚至是在乌云下挣扎这么想着,她感到有点神魂颠倒的紊乱虽然她在学校很平静,但她也知道这个地方有一些惊心动魄的美丽。夏天的黄昏,有一个她记得非常美丽的夜晚,它在一个非常高的边界上,她不记得它在哪里,简而言之,这个夜晚是荒凉的。萨克斯响起,她站在那里,事实上,夜里并不是很黑,除了她全身是一片混沌的黑色,更远处是略显零星的光线映射出来的模糊的空气,更远处是逐渐变成了一些橙色和模糊的雾气,似乎隐藏在不断交替的黄绿色荧光霓虹灯下,但它可能只是一些沉睡的小巷或矮小的房屋,杂乱无章地堆叠在一起她站在风口上,让萨克斯贴近她的耳朵,仍然一无所获,但也不觉得害怕或孤独什么的——当她独自一人的时候,尤其是在黑暗中,总是喜欢营造一种怪异的气氛,仿佛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将要发生,仿佛这总会使她有些天摇地乱她想抓什么,但对她来说真的很难站在高处,她总觉得萨克斯会消失大楼很高,风在下雨,夜晚在下雨。她的心似乎跳出来了,砰,砰,砰萨克斯不断地断了,被时间和空间隔开,不能说孤独不孤独,突然继续说道,就这种boss,她差点掉下眼泪在缝隙里,但缝隙里什么都没有,只是一颗心在那里,砰砰砰砰,就像要跳出去了她已经在这里住了一两年了。不可能说没有遗漏什么,但她现在可能还没有意识到。她认为近年来她必须努力适应自己。生活就是如此,它也激励了许多哲学家和诗人。说“住在别处”和“住得很远”真的很浪漫。然而,如果她学会了,她可能只会说“活在她眼前”——显然她学到了一些俗气的东西。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她一直把目光集中在“未来”和“未来”上,这在她心中造成了许多不必要的痛苦和困惑。只有这样,她才能及时意识到这就是生活,长的是痛苦,短的是生活。即便如此,苦难也能产生一些迷人的味道